民众冒雪泪别抗战老兵、南京大屠杀亲历者孙晋良

民众冒雪泪别抗战老兵、南京大屠杀亲历者孙晋良
中新网山东微山1月14日电 题:民众冒雪泪别抗战老兵、南京大屠杀亲历者孙晋良  作者 沙见龙  天空阴沉、薄雾充溢、雪花飘洒。14日,在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韩庄镇斗室头村街道上,百余民众神态庄严、缓步前行,泪别抗战老兵、南京大屠杀亲历者孙晋良。  孙晋良,1920年出生于济宁市微山县,是山东现在仅有能找到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,于2020年1月11日23点06分在家中悄然离世,享年100岁。  1937年,年仅17岁的孙晋良弃笔投戎,怀着满腔报国热血,瞒着家人悄悄奔赴南京,参与了对淞沪会战伤兵的救助作业。南京沦亡后,亲历南京大屠杀的他数次几乎倒在日军机枪下。孙晋良的亲属向中新网记者展现孙晋良生前的相片。图中所展现的是孙晋良在家人及志愿者的陪同下,于2015年参与南京大屠杀公祭日时的纪念图片。 沙见龙 摄  “透过列车窗户看着自家的土坯房,我今后或许再也回不到这儿了。”这是孙晋良生前叙述自己赴战场前时说的话。据小儿媳妇张建萍回想,在孙晋良的叙述中,南京城遍地的我国守军尸身和伤兵、日军“万人坑”边的暴行等,是他这辈子都忘不掉的场景。  依据孙晋良的叙述,张建萍告知中新网记者,82年前,孙晋良抵达南京后不久,南京保卫战就打响了,接连多日他都在阵地上运送伤兵。“他说,阵地上遍地是我国守军的尸身和伤兵,局面惨烈,哀嚎声回旋。其时自己衣服单薄,但并未觉得冷,浑身都是泥和血。”图为别抗战老兵、南京大屠杀亲历者孙晋良的生前相片。 袁勇 摄  张建萍曾听孙晋良回想,当年,他和南京的守军们被拉到“万人坑”边“机枪点名”,我们在坑边一排排站着,机枪扫过,人们一排排倒下。为避免漏杀,日军手持刺刀对有生命痕迹的被害者轮流捅杀。临到孙晋良时,因其未入伍而被拉出“逝世部队”,转做了苦力。而他的同学王晓芳,在这次“点名”中再也没有回来。  九死终身的孙晋良转而又堕入危机,同一队人被押往“逝世地址”,但在途中忽然被强拽出部队转移重物,再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。此外,日军军官还曾举枪强逼他一同参与侵犯行径,但在孙晋良“需求先回家寻求爸爸妈妈定见”的说辞下,机敏地又逃一劫。据孙晋良的小儿媳妇张建萍介绍,孙晋良生前最垂青的读物就是《黄埔》杂志。图中的这一期杂志刊登了孙晋良的先进事迹。 沙见龙 摄  孙晋良的小儿后代中清告知中新网记者,在父亲的回想中,日军数日的轰炸、暴行让南京城里尸身遍地,尸横遍野。走出城,来到江边,面临血红的江水,孙晋良不知何去何从。  1938年,孙晋良报考了黄埔军校,成为该校十六期一总队炮科学员,到重庆铜梁县入伍。1941年,从黄埔军校结业后,孙晋良曲折来到坐落洛阳的十五军六十五师炮兵营担任营长,并参与了“洛阳保卫战”。1948年末,不愿意再参与战役的孙晋良回到家园。2015年,孙晋良荣获我国人民抗日战役成功70周年纪念章。  “他身上看不出显着的伤痕,但有些刻在心中的伤永久愈合不了。”张建萍说,每逢孙晋良看到抗日影视作品,总能勾起当年沉痛的回想,心情也难以平复。关怀时势是孙晋良的习气,“《新闻联播》是他每天必看的。”图为孙晋良早些年同老伴一同寓居的老房子,现已年久失修。推看门便能看到,印有“抗战老兵 国人共仰”等字样的锦旗缀满整个堂屋。 沙见龙 摄  在乡民眼里,孙晋良极为慈悲、充溢正义。斗室头村乡民刘本龙吐露,素日里,孙晋良待人接物亲善,跟各年龄段的人都能聊得来。“我们对他的逝世感到怅惘和痛心,很多人自发参与他的葬礼。”  “离恨重,笙歌落。为把桑麻血衣和。冷意将军吴钩携,非嗜血、痛干戈……苍茫十年,物尽舍、人堪别?……”孙女孙晓婷为孙晋良作了一首名为《将军》的诗,“诗中融入了爷爷的叙述和我想表达的情感,把它当作一种怀念的连续,把爷爷的执着与据守传承下去。”  孙晓婷说,在外人眼中,离别是早晚的事,但在我和家人心中,这种沉痛无法用语言表达。“没能将爷爷的终身编撰成书送给他,是我的惋惜。”(完) 【修改:李季】

Posts Tagged with…